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余养鱼

发布时间:2014-09-13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余不爱鱼,从未养鱼。可去年为给工作室营造点氛围,便开始养鱼了。

       我特意置了个时尚的白色大鱼缸,缸内放置了几十尾锦锂(卖鱼人说最好养的就是这种鱼了)。这些锦鲤是我精心挑选的,大小不一、颜色各异,总的来说,以红色为主(红红火火嘛)。我也是头次仔细观察了一翻鱼市的景象,别的不说,光这鱼的种类可让我大开了眼界,好多古里古怪的鱼甚是吸引人,而且越是古怪,价越高,还越好卖,它们被高高搁至台架上。有人花几千块买了一尾“怪物”,我为他捏了一把汗,就好像有时我替街上开豪华跑车的主着急一样,若是我有一辆保时捷、劳斯莱斯,搁哪我都不省心的。

       锦鲤,最为普通了,被搁置在地上的水槽中。我想它应该就像餐桌上“可乐”,虽不是XO、人头马,但点它也不太显寒碜,大不了说好这一口而已。我花了一百多买了几十尾,其中还有好几尾大的,已经高兴得不得了,心想这才叫值,还振振有词的说,“就它最好养!”付完帐,老板顺手抓了几尾水槽中的小锦锂一扔,“嗖”,我的眼睛随着抛物线投到架上的大鱼缸,“咚咚咚”鱼儿掉了进去,还来不及反应,几尾凶神恶煞的“大怪物”已将它们撕扯得支离破碎。我瞠目结舌,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太残忍,太残忍,阿弥陀佛”转身便走。隐约听得身后的滴沽:“有毛病吧……”。不过我望着这两袋鱼,心想:你们这群鱼,碰到我算走八辈子运啰。

       说实话,我占了点小便宜,除了这袋锦锂,另一小袋却是一尾热带小鱼苗,不知是什么鱼,老板送我的,他说就这鱼苗也得四五块。我想该不会是“大怪物”吧。脑袋里浮现了这小苗到大怪物的成长全过程,不免有点小刺激,迅速就付完了钱。

       回来我立马将锦鲤投入大鱼缸,而这小鱼苗我放在一个水培栽中,一投进去就看不见了,因为它太小,不过两公分不到而已。

       从最开始,我是冲着屋子里有点水流的声音去的,大鱼缸的循环系统哗哗的流水声甚合我意,估计能给工作室增添点宁静与幽远。买回来后,鱼缸能装百来公斤水,我只好多买些鱼,真有点买椟还珠的意味。可当我看到这满缸活泼翻腾的鱼儿时却开始有点感动、有点着迷了。同事们也觉得新鲜,好像整个屋子都活了。于是,对这群鱼儿关照有加,不时喂喂,同事说鱼儿不能老喂,只能饿着,否则会撑死的。我不信,老饿着人家多可怜。隔三差五的还换换水,加个水草什么的,想着法儿给它们改善环境。可没多久,这鱼儿开始有序的,每天死一两条。为此我大伤脑筋,也大费周折。上网找病因,向别人请教,去超市买药水,无济于事,而且药水一倒,鱼儿死得更快更多。最后无奈,全捞出来放生,方松了一口气。我确实是不爱鱼的,可这回真为它们“操碎了心”。

       有一天,同事惊忽一声“快来看”。我急速赶到那水培栽旁。不经意间,那鱼苗已显现了其祖先遗传的体貌特征。我这才记起原来还有这么个小东西的存在。那些个围绕“好养的”锦鲤转的日子早将它忘却。

       现在,它可是一宝,我对它疼爱有加。虽不是常常喂食,但两三天便喂喂它,从不间断(合理、规律的饮食才健康嘛),偶尔还给它加点蟹黄之类。至于水我可不敢勤换了,上次的痛苦历程让我吸取了教训,养鱼的知识也颇有些储备了。每天我开心的敲敲玻璃盆壁与它打打招呼,它也很乖的扭扭屁股,像个可人的“小京巴”游到你跟前 ,我十分得意的享受它成长的过程。

       一年后,那鱼终于长成了,不是什么“怪物”,是一尾漂亮的热带“孔雀尾”。长不大的,顶多5公分长,长成的孔雀尾也才值两块钱,看来我上当了。不过我还是非常喜欢它。每当来兴致便会对它欣赏一番。还真是挺像孔雀的尾巴,五颜六色,甚是好看,那感情悠哉闲哉,是生命的最佳状态。好笑的是我像一位为子女超心过度的“母亲”。有时我在想:它是公的还是母的?是不是要给它找个伴?多可怜,一出生就被带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从来没见过同伴,甚至都不知有同伴的存在……

       可那鱼依旧闲哉悠哉,比我快乐。

       人与动物是可以“交流”的,通过养鱼我深有感触。夕曰,庄子与惠施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鯈(tiáo)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庄子是大智者,不会去养鱼的,他并非故意诡辩,仍是真正懂得鱼儿之乐。只有那河里的鱼才是真正快乐的、纯粹的,它们自由自在,不必为人而活,不担心人为的干扰与破坏,即便有时出发点是好心的,往往也事与愿违。我有点羡慕河中的鱼了。

       我忽然想到一位远方的朋友,她在纠结、挣扎、期盼、失望中为人而活,或是为己而活。他人是人、己亦是人,为人为己总是难免碰到不如意的。那河里的鱼儿固然自由,可那盆里的鱼儿可曾想过为谁而活?我见到那死去的锦鲤在闭眼之前还在悠游,即便游姿有些不自如了,它一息尚存,悠游不止。那么盆中之鱼一定是没有思考过身在河里还是在盆中的。顺其自然才是幸福与快乐的根由。我敬佩这盆中之鱼。

       那曰,梦中余是鱼。但究竟余非鱼。如今余甚爱鱼。

苏大宝
2012.3.2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