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三位老师

发布时间:2014-09-13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这里介绍的三个人都是我的老师。但这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那就是都曾跟我学习过沙画。可我认为他们却是我的老师。

       王延生先生,山东淄博人。这位老师年逾花甲。跟我学习沙画时,知道他年纪超我老爸,并且还是位有一定身份地位的长者,经历不凡、学识颇丰。他也明确表示自己比较忙,可能只有一个礼拜的学习时间。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那是我首次教到年龄偏大的学员。

       第一堂课,我有时甚至语塞。不过还好,倒是在这位“老学员”的一再鼓励与支持下完成了预定的课程教学。

       这种尴尬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的态度让我很快进入了做老师的状态。他让我感觉到这的确不是“审课员”,是一名将自己真诚归零,谦虚用功的学员。不仅如此,他的学习动力也大大超出我的预料。是我碰到的最勤奋的学员。他每天总是提前1个小时到,甚至更早,总是在下课后还坚持2个小时练习。一整天的学习够辛苦了,何况他这个年纪的人。没想到他是除了睡觉吃饭,其他时间全泡在沙画盘中了。他临走时告诉我,每天除了在教室的练习,回住处后还坚持到凌晨。在我看来他是个不知疲倦、精气十足的人。

       他有深厚的艺术修养,是那个年代的文艺骨干,是男高音,也是当地一所艺术院校的领导。在课余中他会和我分享自己的人生和对艺术的感悟,使我深有收获。他是位慈祥的长者,总是在学习中准备好多问题让我讲解,让我慢慢忘却“年纪”带来的顾虑,从而不失老师的自信。他的谦逊让我很感动。

       很有意思的是,他的女儿也曾是我的学员。更有意思的是,原定一个礼拜的学习时间后来学习了两个礼拜。临走时还是意犹未尽,他体会到了沙画的滋味。

       至今,我们还保持联系,甚至有几次书信的往来。每次在电话中他都会以浑厚的声音说道:“谢谢你呀,大宝老师”我也会说:“谢谢您,王老师!”

 

       李慧勇是来自陕西咸阳的学员,中分头,一身运动装束,爱斜挎一背包。你若以为这是小青年的派头,那我告诉你,他儿子都到了娶老婆的年纪了。与他交流,你会有这么种感受:五十岁的岁数,三十岁的心脏。有时,我甚至觉得他身上的活力比我还足。

       我平生最不爱去的几个地方有医院、银行、工商、税务。因为我觉得那里的职员像“机器人”。遗憾的是我从小生长在医院,如今却又免不了经常跑银行、工商、税务。李慧勇就是银行的职员。但他改变了我以往的偏见。除了他身上迸发的那股活力,还有他对生活持游戏态度的那份潇洒。可以想象,银行的工作是多么的枯燥无趣的。每次看到银行里整天跟一堆纸币与数字打交道的职员,我就会联想到闷在罐子里的骰子。但李慧勇将工作之余创造的精彩完全掩盖了工作带来的单调。可以说,他对自己的人生计算得和账单一样细致入微。对生活这笔投资也做了充分的“理财”工作。学习沙画就是他选择的一份“理财产品”。

       他没有任何的美术基础,刚来时他就规划了自己学习沙画的目标,说立志成为职业沙画师,争取在退休后还有一份愉快的工作。他有明确的目标,有务实的规划,但同时他也十分会享受沙画本身的乐趣。李慧勇,“你会用”,我的感叹。

       说实话,当初从他的年龄,基础,还有目标来看,我是持保守意见的。但他永远是那幅喜滋滋,乐呵呵的状态。临走时他带着一本书厚度的笔记和满怀的豪情。

       一年后,我的疑虑打消了。我看到一张沙画照片,不经意我还以为是我画的。这张照片就是李慧勇传过来的。我惊诧与他造型能力的进步。他带着呵呵说:“大宝老师,我回去找了个美术素描班补习了造型能力,你不是说我的造型能力不足嘛,呵呵。”为了学好沙画他专门去学了素描。其实沙画确实有这个特性,它能成为学习的动力。我一想想,当初不也是为了画好沙画,自己又主动学习了不少的知识。只是有一点,我还没有做到。他跟我讲了这么个经历:“有一天我画得太投入了,外面本来挺安静的,怎么吵起来了,打开窗帘一看,您猜怎么着,天亮了,呵呵。”

       除了赶必须交稿的商业作品,我从来没有投入到如此地步。“呵呵”光这一点李慧勇就是我老师。

 

       熊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帅哥。比我小两岁。他来学习时,已经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沙画作品。这个作品是为了给自己的妹妹的婚礼送上一个惊喜,自己花了三个月时间生憋出来的。就凭在大学学习动画的经验和在网上对其他沙画作品的推敲感悟。

       他的这个沙画处女作震撼了我,不是作品中的内容、创意,也不是他自悟的技法有多高明。而是作品反射出的那份用心和态度。同时我也能感受到他在艺术方面的那份灵敏与天分。

有天分的人并不多;有天分又能踏实勤奋的人更不多;有天分还能做到心如止水,不恃才傲物的更更不多。熊林就是这更更不多的一类。他一表人才,学历高,有不错的工作,绝对是众芳倾慕的才俊。如此,他学沙画一定会有明确的、高标准的目的,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大凡来学习沙画的无外乎三类人。或要成为专业沙画师,或要从事沙画的教学推广事业,或是纯粹的喜欢。大部分的人都是有备而来,有明确的目的。而且有一部分人以“纯粹喜欢”来含蓄的遮挡其目的。真正“纯粹喜欢”的人究竟还是少数的,而且其中还要减掉一部分把“好奇”当“喜欢”的朋友,那真是少之又少。其实,立志成为专业的职业的沙画师也没什么不好,到了那一地步,个中滋味自知。沙画才刚刚起步,需要更多的人才加入。我也不会保守。只是有些朋友心浮气躁,有取巧心理,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老师身上。他们希望尽快完成向物质化转换的过渡,达到“短”、“平”、“快”的实现经济效益。但自己又似乎觉得不太合理,矛盾、不甘、试试,也就羞于直白表达了。

       熊林就是这类少之又少,真正纯粹对沙画热衷的人。当他来时,我问他学习沙画的目的。他说:“没想太多,就是喜欢”。这样的话我已听得太多,不以为然。一般在学习过程中就能印证所说。在学习过程中碰到困难便浮躁、心急、灰心的人不见得有多么喜爱,那是达不到预定目的时的外在呈现。熊林不是,他默默的接收,默默的思索,用心的体会,谨慎的提问。不提则已,一提见针见血。或许是跟他性格有关,他给人的印象就是“波平如镜、清澈见底、如沐春风”。当然,这还不足以体现他对沙画的纯粹。因为在学完之后,他不见得高出其他学员多少。临走时使我想起了一首诗里面的两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只是,轻轻的走后可不是轻轻的来。一个月后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创作了几个作品让我看看。第二天我看到他创作的好几个作品,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一个月的进步有如此之快。我无法看到他的创作过程,但从作品的创作、构思、编辑、技法中使我脑海中闪现出一位在幽暗的环境里,盘坐在一束天光下的修行者来。一个月,一个月创作出作品,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那得要花多大心血啊。这回我完全相信他那句平淡的回答了,够纯粹!

       他使我想起了约十年前的自己。从第一次见到沙画开始,我就知道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太爱它了,每一个进步,每一个灵感,每一个作品都让我欢欣鼓舞,其中欢乐无以言表。那种热爱是绝对纯粹的。至于以后名利的东西当时未曾想象,也不敢想象,谁知道一把沙子能怎样。时间一晃,一不小心图得了些许虚名小利,那只是我创作过程中稍带的收获。我也不是自命清高,每每欣赏自己的作品时才是我最为享受与骄傲的时刻。回想这一路程,亦有被环境和无知带来的困扰,不免产生浮躁与迷茫,但只要回归一颗赤子之心时,皆会看到东方升起的太阳。

       看到他这一个月内创作的作品后,平素骨子里也有些许傲气的我心悦诚服。

       这世间,有天分的、聪明的、勤奋的、执着的、优秀的、纯粹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熊林就是一位,我拱手相拜:“熊林老师”。

 

       前不久我接到一封这样的邮件:“沙画目前太乱,是个画画的人就能自称沙画大师,不按规则……您作为……能否牵头搞个组织或协会规范下这个行业,不然沙画就没希望了。”其中不乏有对我的恭维。这也不是第一次收到这类的信件,还有各类交流比赛之内的邀请。

       对我的认可,我表示感谢。我原以为三人行中,若有一人是外国人,就不用纷说他就是老师了。可是这个重担我不敢接,沙画的好与乱不是协会或某个组织更非某个人能决定得了的。尤其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价值观丰富的年代。

       说实话,如果真有个什么沙画界,那么这个界里没有一个人会像我一样曾对各类协会或者艺术组织有着深刻体悟的,无论官办,民办。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大部分协会是 “谐会”、是“邪会”,大部分组织到最后是“阻止”、是“阻滞”。 (仅供参考)。从而也可以推出另一结论:沙画要发展,它自然会发展,它要没落,谁也拿它没办法。好多人问我沙画是否有前景?我以为得先问问自己有多纯粹。

       至于所谓的“交流”。在我看来,在这个时代我们最不缺的就是交流了。我们缺的是审辨的眼光与思维,缺的是对美的坚持与自信。是否真要来个万众瞩目的大联欢,并名之为“交流”,我看为之尚早,也没那个必要。我们现在缺的不是与同行的交流,而是自身与文化与修养的交流。做好自己、努力完善自我本身就是对沙画最好的努力与贡献。因此,对那些期盼我能“振臂一呼,摇旗呐喊”的朋友们,我要使您失望了。我要告诉您:“我还不够!”

       我知道,多数同仁都认为我多少取得些成绩,希望我提供些所谓的“成功经验”。我前面推了三位老师,已经很好的说明问题。谦逊的、激情的、纯粹的、踏实的、谨慎的、务实的,也是我取得成绩的法宝,以示交流。

 

苏大宝
2013.8.14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