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又是考级

发布时间:2014-09-24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对于成人来说,考级意味着升迁、待遇、金钱、名誉,由此便衍生了虚伪、欺诈、攀比、潜规则等。大部分人太看重那一纸文书太关注表面文章了,而忘却了文书底下还是须有真功夫的。如此,迟早也会“东窗事发”或“祸起萧墙”,更恐怖的是若凭一纸文书上位到了考评与审评的级别,定会恶性循环,那时候便完全是赤裸裸的权利与金钱的游戏了,谁还管他妈的社会、环境、文明、子孙……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的父母特别关心孩子的考级证书了。或许受考级制度或考级“风俗”影响太深的缘故吧,竟然也感染到了纯真无邪的孩子身上了,但希望那不是遗传,遗传是无法根治的。

       中国父母关心孩子的教育是有悠久历史的,孟母三迁就是很好的典范。不过考级制度似乎与孩子的教育渊源不太深。孟母在公元前3世纪,而最负盛名的考级制度“科举”在隋唐才形成,政府通过这种考级制度收集选拔人才,平民草芥也通过这项制度有了鱼跃龙门的机会。不可否认考级有着积极的作用,但任何事情到了死板、顽固或是这种死板顽固被不良的风气所左右或成为正常现象时,那么消极、腐败、堕落、遗憾便随之而生。制度也就成了阻挡人才选拔的罪魁祸首。伟大诗人杜甫因屡试不中、仕途不济却产生了千古名篇;明代大画家徐渭也是排在制度之外的。此等例子数不胜数,可谓千古的讽刺。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的悲剧便是深刻的揭示了考级的弊端。

       当然,那是在古代,传统思想的浸淫,出人头地的方式、渠道单一,在某种程度上考级是别无他路作出的无奈而又无畏的选择。

       可当今不一样了,时代发展得几十年胜千年,各行各业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可为何还有那么多“考级控”呢?莫不是复古的时尚?但愿只是一种潮流罢了。

       可这种潮流是可怕的,尤其当他波及到孩子教育的问题上时,那是对幼小心灵的不良引导,那是拔苗式的超负荷,那会引起一连串的问题。从孩子到家长、到老师、到学校、到教育便会在功利、实际中变得麻木不仁。消极、自私、无情、冷漠笼罩一个民族,这个民族会失去灵魂和生机。

       一次,在朋友婚宴上,与几位音乐学院的年轻老师同桌,甚为投缘,酒过三旬,便无话不谈。中途一位老师有因先退,原因恰是有关学生考级。我不解便问:“这个考级最高是几级?”
“九级。”
       “那到九级是不是顶级了,能称为艺术家了吧”
       对方笑了:“那艺术家不就一大把了吗?”
       “九级不是顶级了吗?”
       “那只是个业余的级别”
       我再问:“那考级有什么意义嘛”
       对方说:“我们也没办法,家长就重这个,都这样。”
       我问:“那考级的标准是什么?如何界定?”
       对方说:“这个很难说清楚……”

       后面的话我已模糊了,因为前面那段对话已让我的心绪变得不太集中话题了。我忽然想到自己曾在艺考大军中时的情景。那时艺考生队伍可谓浩荡,人人都以为学艺术是很好的出路,是高尚的、神圣的、不俗的。那个潮流一直波及到现在,多少学子依旧热衷于艺术学习,而学习的目的就是“考级”。可如今我回过头来看看曾经的学艺同学中真正热爱的又有几个?大都因生活的现实而改行。

       学习艺术成为了高考的手段,也成了他们文化成绩不佳的冠冕堂皇的推托,成了逃避高负荷应考的休闲借口。即便是艺术学习也是针对考试而研究的种种方案与对策,画画也实实在在成为了攻略与教条。当考试浸没了艺术之后,我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压压的脑袋中仰天大口呼吸,成了不知所措的可怜者。自小的热爱与残酷的现实产生了剧烈的碰撞,我所从事的,喜爱的艺术应该是这样的吗?我爱它哪里?

       大学一年后,我选择了退学,不仅仅是当时家境困难的缘故。

       在希望、困惑、执着、煎熬、痛苦、快乐中我一直在坚持,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学习。虽有迷茫,但我却如重返大自然、重获自由的小鸟。转瞬10年,我豁然开朗了:学艺术第一在于兴趣,惟有兴趣才是坚持下去,甚至能陪伴人生的理由。没有兴趣为前提的任何事物是不可能描绘得五彩斑斓的。第二,学习艺术的目的是在艺术中感悟学习、创造、生活的方法,用这方法去品味、指导人生,在于提升人的心性。第三,学习艺术是快乐,是享受。第四,学习艺术可以是工作,是职业,是身份。但它与其它职业一样,没什么特殊的光环。第五,学习艺术可以是交友、交际的前提与话题或是基础。第六,学习艺术本身就是纯粹的学习……

       但学习艺术最后的目的才是考级,甚至不在于考级。

       不考级,行吗?有人会问道:“你看大家都在考级,孩子们过不了伤了自尊、自信怎么办?没有考级证书,文化考试加不了分怎么办?不去考级,不合大众,人家会怎么看你?没有证书怎么证明自己的资本与荣耀?没有证书如何考查孩子是否在努力学习?没有证书怎么证明老师的水平、学校的水平?没有证书,老师、学校怎么有生源的保障……?
如此一来,我便无语了。

       我突然想到一次偶然看到父亲的私人抽屉里的场景,里头放着我父亲最为珍贵的私人物件,里面有一些分、角、元的老币,几十上百个毛主席像章,最为醒目的便是一叠叠红灿灿的“优秀工作者”的奖状证书了,我看了一下,父亲几乎每年都评为积极或优秀份子,章盖得“响亮”,看得出来我父亲有多么重视这些证书。

       可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并没因为这些证书而上调或是让家境得到改善。父亲啊父亲,您当时若注重的是“考级证书”而不是“奖励证书”可能就不一样咯!可父亲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别人对他的信任与尊敬,他是家乡最受欢迎、最受信任的医生。

       父亲在我心里从来就是善良、正直、严格、诚实、勤俭的形象,我感谢他给我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我感谢他未曾刻意规塑我的人生,我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宽松、自然、快乐的孩童时代…..

       我手执着笔,托着腮,望着窗外那块灰灰的平地。春天来时,不知从哪冒出的新绿,冬天竟未将它们冻死,随着时间的推移,刮风、日晒、雨淋、虫噬、人为的修剪,可它们却越长越盛,那新绿在自然磨炼中长成浓密的灿烂的深绿,秋天它们结出成熟的种子,即便冬天枯萎化为了泥土,而地里蕴藏着看不见的下轮的生机。我相信它们无怨无悔。

       想着想着,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是孩子的家长,请问学沙画能考级吗?……”
又是考级!

苏大宝
2012年2月3日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