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书法与沙画

发布时间:2014-09-24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我的沙画得益于书法,书法之道亦沙画之道。

       一、书法讲章法。大到作品的谋篇布局,小到字体的间架结构都可视为章法。它不仅体现创作者的审美水准、艺术境界,更能体现创作者的气度、胸怀、气质、修养和学识。

       谋篇布局,千古不易。有人甚至可将它上升至战略战术的层面,可见其倾注了历代文人、雅士、书家的心力。而往往妙品、神品却是偶得之作,如王羲之酒后的《兰亭序》、颜真卿悲恨的《祭侄文稿》、怀素的随笔《苦笋贴》、岳飞激壮的《出师表》,可谓千古一叹。其实妙品神品也并非偶然,只是时间的产物,倘使王、颜、米等人没有超世之才,非常人之功是如何也不能偶得的。灵感只光顾有临池染墨之功者。唐孙过庭讲自己学书二十载仍无入木之功,可见古人用功之勤与学书之不易。

       字的间架结构也可认为是局部之整体,是由点线组成的章法。书法虽字体多样,风格迥异,但章法之规律皆是在虚、实、主、次、疏、密间找到最佳平衡点。再一衍生便是在稳险、顾盼、高低、大小、长短、枯混、轻重、缓急……中去“推敲、演算”,如此看来即便书圣在世为之凝眉也是常有的事。关键找到那个“点”是最重要的,章法之难就在此。只是有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达到。甚至不知有此“点”。岂不是“千古一叹”。

       学书者除勤奋之外贵在将复杂简单化的思索。章法、结构无非构图而已,抓住主次、虚实、疏密三大主要关系,追求整体最佳的对比与平衡便要简单得多。学书如此,画画如此,沙画更是如此。

       二、书法讲气韵。气韵如人之筋脉,筋脉活则人活,筋脉无则人死。气韵生动、连贯者如《自叙贴》、《中秋贴》等,观其作能见其人。作者的生命已融在作品之中,能让人为之一振,这也是艺术作品的高贵之处:“生命启生命,灵魂唤灵魂”。死气沉沉的作品又如何唤得人们的灵魂?气韵又如音乐之节奏,节奏连贯、和谐则悦耳舒心,节奏杂乱无张,则刺耳燥心。

       因此,流畅的、鲜活的、贯通的便是气韵之所在,书法如此,音乐如此,沙画更是如此。

       三、书法讲用笔。苏轼主张写文章须行云流水,所以他的文章豪放、激怀,不仅如此,苏轼的书法也是大气雄浑,就连他弟子黄庭坚的字更是写得自由、大气、舒展、不拘一格。高明的书者驾驭点、线的能力是高超的,因为他们精湛于用笔的技巧。上下左右,轻重缓急把握得游刃有余、恍若天成。《自叙贴》、《书谱》《松风阁诗帖》中能感受到怀素、孙过庭、黄庭坚用笔的使、转、收放已达笔底生风、自然而然的境界。用笔也是古往今来众书家永恒的话题,运笔的:起、使、收、放、提、摁、转、折其实就是对力度、刻度、取势的把控能力,书谱中孙过庭讲到,或重若崩云,或轻若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新月出天涯,落落乎如众星之列河汉,能达到自然而然的书家是最高境界了。用笔的迥异直接影响到书者风格的不同,就说楷书,钟、王、颜、柳、欧、赵都为大家,但用笔之殊便造就风格之多貌。
用笔能体现作者的风格与审美取向,如同文章之遣词造句,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画如其人。沙画虽无用笔,但用手的巧妙与变幻直接影响到作品的风格与效率。书法之用笔深启我对沙画的“用笔”。

       四、书法也讲效率。首先书法之载体汉字便是世间最为简洁、写意的图案。书画同源,中国文字起源象形文字,即使抽象到如今的汉字依旧能望字生意,横向对比字母组合文字,汉字要简单得多,书法也深刻的影响了中国的绘画。其次,纵观中国书法字体的演化历史,由甲骨、大篆、小篆、隶、楷、行、草便是一部从繁至简的演进过程,也大大提高了书写的速度。再次,书法所用工具、“语言”简单,以笔沾墨挥点画于白纸上形成的画面便是书法作品,因此对点线的要求极高,无论何种书体,何种风格,书家都在追求最为凝练的线条来构建自己的艺术语言与画面。书法内涵的极其丰富与点、线、白、黑之简形成的对比,造就极有效率、效果的艺术魅力。

       有见过故弄玄虚者,作凝神状,用尽浑身之力大势爆发,虽速度极快,然笔画盘错不知所向,画面一团乱麻。而后长嘘一口气,作收功状。如果画面不堪那就是作表面文章了,只徒增笑耳。所以效率是讲速度是讲力度,也是讲简洁、明朗、清晰。

       沙画的效率也在此:简洁、快速、清晰、有力、大胆、不拖泥带水、不虚张声势、没有多余。它能体现创作者技艺的高超,与风格的魅力。

       五、书法讲创新。数千年的书法史也是创新史,从书体的演变,到各种风格的形成乃是自然而然。说到创新,其实各类艺术都在追求突破到达创新的目的,有的追求技法的创新,有的追求材质工具的创新;有的追求创作观念的创新;有的无为而创新,有的为创新而创新。凡此种种都是创作者在追求自己艺术存在的价值。虽评人各有见地,但创新精神是无可厚非的。人的本性有探索、改造、创新的基因,但一种书风、或一种书体的形成、发展与完善是时代演变的一种表现,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我在一次书画频道的活动上听到中国文化促进会王石副主席对书法申遗时的表述,能感受出他心情的矛盾与复杂。他讲书法申遗代表书法要死了,不申遗没人保护就更要死了,所以很纠结很矛盾。我不这么认为,申不申遗是个形式,关健在于中国书法创作者、爱好者在前所未有的当今是否具有创新精神,或创新的功力,而且书法的生与死也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关键在于书法中的内涵,书法中的“道”能发扬与流传才更具意义。表面上的舞文弄墨可以是闲者之乐,从者之业,权商者之资,追名逐利者之器,但只有“表里一致”才能真正让书法不死。而这个“里”便是创新精神。

       中华文明的创新精神贵在对传统的继承与尊重。在前人基础上的探索与创新才使得五千年文明得已延续。可是,坏也坏在此处,对传统的固步保守又大大阻碍了文明的前进。因而有大量艺术痴迷者自足于现状,迷失了自我。中国之所以称之为“中国”,在创新与继承上永远是矛盾与平衡的较量与融和。一就是二,二就是一,这是外国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原由。但无论时代的变迁,朝代的更替,动荡与兴衰,不变的是在自然的演变中自然的前行。这是一个永恒而又不会有终有果的命题。所以,惟有创新精神的不灭便会有生存的希望和前进的动力。

       我认为书法之道不死,书法不会死。有人曾质疑沙画的生存与发展。我认为书法之道即沙画之道。道之不死,皮将存也。作为一名沙画从事者或爱好者有必要研究传承优秀的文化艺术,其中之道会减少我们前行的步伐。

       尤其作为一名沙画创作者做到表里一致是非常重要的。


苏大宝
2012.01.08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