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答案

发布时间:2014-09-22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近日,电影导演赵小僮先生找到我,希望用我的沙画来作影片的片头片尾。片名叫《给你点颜色》。

       电影由著名演员杨童舒小姐主演,讲述的故事内容也很有意思。大致讲一个女作家用笔为自己设计人生未来、一改再改的这么个故事。至于她到底憧憬了哪些未来,又为何一改再改,导演似乎在保密。

       是的,如果说内容全知道了,就没有意思了。我想这或许是故事中女主人公为何一改再改的问题所在——她所谓的设计是已知的答案。知道答案的设计是索然无味、索然无望的。生命的意义也在此,充满无数的未知。

       让我想起培训班第一期的一个学员,这位学员本身是一名漫画家,也很年轻,家境不错,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在国内最大的新闻单位做美编,平时开个小跑车来学沙画。我曾问过他为什么想到学沙画,他说当他看到五六十岁秃顶的主编在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似乎是自己未来的答案。我知道他是在尝试着设计自己的人生,让已知变得未知。但我又想,其实又有多少人在憧憬着如他这般的人生状态,很不错的答案了。或许,沙画的魅力也在于可以一改再改,抹掉重来吧,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对生活的一点启发与慰藉吧。

       在为电影创作间去了趟温州医学院搞讲座,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活动,能见到很多单纯可爱的大学生,仿佛一下子可以回到十年前,无忧无虑,一片阳光的年代。

       可我真的愿意再来一次吗?再来一次还是这个答案吗?愿意是这个答案吗?

       刘震云先生在《一句顶一万句》中的主人公杨百顺,卖过豆腐,染过布,挑过水,破过竹子,种过菜,充过基督徒,卖过馒头……连姓名都改了两三遍。这个过程皆是在喜与悲中交集、纠结。用生命去修改答案,哪有用一把沙子涂改来得轻松、自在、坦然。我忽然发现为何沙画对我有如此的吸引力:可以设计很多未知,过程充满单纯的愉快,然后还能跳出来自己审视答案。

       然而,现实中人生却是不可以重来的。你修改不了逝去的,你对未来设计方案的选择却是多样的。五色令人目盲,人与人选择的高低在于眼界、意识界的不同。如若眼界到、意识界到了还不知足,那就需调整心态了。佛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既然不能重来,那只有努力地提高眼界与意识界,并心无挂碍。

       我很享受一个作品创作之前的收集、学习、思索、整理的生命过程;我很享受表演作品时淡定、从容、大气、自然的生命体验;极至终点,不为答案亦是答案,无悔无憾。

 

苏 大 宝
2011年11月1日•北京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