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有趣的吕胜中教授

发布时间:2014-09-13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初次见到吕胜中教授,让我想起了辜鸿铭(我估计这样说,他会不高兴的),可能是因为他的气场,或是那缕小山羊胡,不过这确实是我真实的感受。

       但你千万别以为他是个保守派(他是八五新潮的推动者,中央美院实验艺术系主任)。搞实验艺术不可能是个保守派吧。反正我没想到他却将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剪纸玩出了花样,玩出了境界,玩向了世界。

       听到剪纸,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过年时乡下大妈大婶在窗前喜庆的场景来(可能他又会不悦了)。后来他送了一本有关剪纸的画册于我,使我对当初的想法感到惭愧。在画册里,我感受到了时光与心血的份量,他那质朴与纯真的剪纸艺术中,蕴含着一颗火热与挑战的心,而那火红的份量来自最为普通与轻便的纸张,其反差岂能不给人以震憾?

       我在想,搞实验艺术一定很快乐,很剌激,很新鲜吧。但会不会又很矛盾、很纠结、让人神魂颠倒?……。

       走进他的办公室,头悬四盏“永不疲倦”的大吊扇。对于一个国家最高美术学府的系主任来说稍显寒酸。他专注地对着摆放的高高电脑,那缕山羊胡随着嘴的张合配合得十分协调,有时头抬得有些别扭,头抬得越高嘴张得越大,实际上只需将搭拉的眼镜往上摞摞就行的。书桌超大,远看就如他半掩在一叶小舟上,浮在书海中,而周围又漂着大大小小的剪纸小人。我能感受到他心里对剪纸的那份执着与得意。

       我敢肯定,有人质疑过他的剪纸是否算艺术,(至少我有过这样的疑问)。我这样想或许是一种下意识的抗议与报复,因为他质疑沙画不能算艺术(我揣测的),或者用他的话说:“你又误解了”。我确实很难琢磨他的想法。他的眼镜片,模模糊糊,估计很久没擦了,你看不到他的眼神,所以很难洞悉他的心灵。倘若这样,那他是否看事物亦是模糊的!我想,是故意的吧,艺术家保持一份朦胧与感性是明智之举。而我现在不能,要把镜片擦亮。

       与他交谈是一种挑战,常使我坐立不安。因为他会激发一大堆问号涌上脑门。我是个颇识趣的人,有些问题不太敢冒昧向他提出。这就使得与其交谈成了坐过山车般:开始缓缓往上,渐入佳境,悠然而又期盼,远处风景尽揽无余;极至高点,激动、兴奋,夹杂不安,还没来得及反应,陡然大惊失色,心弦、毛发为之紧绷,天旋地转,不知所向;瞬时稍缓,待长舒一口长气,努力摁住躁动的心,哪能止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直至身体带着激情的疲软,而脑袋依旧在旋转。在兴奋、剌激、疑虑、压抑之间让我又有一番感悟。谁的作品能使人达此种境地,那绝对是艺术!

       与吕教授有过几次的交流。第一次是在湖南卫视《艺术玩家》的录制现场。在录制时彼此都不太熟,针尖对麦芒,若是再过一点他很可能愤然离席。一则吕先生极具个性,我不知其风格;二则我深知从媒体上播出的节目我要尽量把握好自己的度。实际上在张弛之间我是很难放开的,碰到了吕教授由不得你如何。他坐在旋转椅上,兴奋时挪前挪后挪左挪右,伴随语言的节奏,就像扭秧歌一般。我也被带动了,因此现场争辩得很激烈,在场的观众更是听得津津有味,一晃两个小时过去,兴致不减。后来编导告诉我,我们两小时的争论,对得上点的能剪出十五分钟就不错了。哈哈,争个半天还没接上话茬,更有趣的是现场观众还听得饶有兴致。

       节目录制完毕,我对自己的冒犯表示歉意,也有心结识这位纯粹、耿直的老师。同样,他也走出了现场的气氛,很客气地道了一番关怀之语。感性的人就是如此,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当然也是感性之人。不出一礼拜便去登门拜访,这次完全是和谐、轻松的氛围。在一家咖啡馆里,我们从下午四点一直聊到晚上八点,交谈甚欢。那天外面狂风暴雨,而我心里是风和日丽。我知道人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感谢先生的教诲!又隔一礼拜,再去,他在繁忙中依然接待了我,聊了两小时。其实,我自己忙碌时推辞事务只是一句话的事。

       但别以为与他套近乎是容易之事。从那缕略微往上翘的山羊胡上你就能感受到他的孤傲,他瞧不上的人也多了去。但他又告诉我,他拜了一个干爹,而那干爹是陕西乡下一皮影老艺人。他可与你开怀大笑,但我也相信,说不定他又会毫不留情地指着你的鼻子大骂。

       他诚恳地叮嘱我,有时间可以去充充电,又介绍了几本书给我。我怀着感激与敬意顺势说道:“跟您学就行,做您的俗家弟子”。他谦逊而且善意地讽刺我道:“你都是大师了” !我接着又道:“我内心从未认为自己是什么大师。”

       作家王蒙先生评价自己还只是个学生,何况我辈呢!

       严谨、随和、古怪、有趣,做学问一丝不苟,但有时的他又如同他走道一样,晃晃悠悠,如喝了半斤二锅头,在云中雾里,让人困惑。他自己是在享受这种状态,而别人看着他也是一种享受。


苏大宝
2011年9月1日 北京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