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Announcement 交 流Exchange 关于沙画About sand painting

有感燕园行

发布时间:2014-09-13作者:苏大宝沙画信息来源:苏大宝沙画

       2011年7月,我受邀参加北京大学毕业晚会。晚会由校团委主办,虽不算高规格、大制作的活动,但做为唯一被邀请的嘉宾我还是深感荣幸。

       北大校园,我去过几次,除了几处常人都熟悉的风景,如博雅塔、未名湖、图书馆,再无别的印象。校团委派了一位年轻的朋友来商量作品的创意(哈,好像我有多老了,一位个子比我高的90后,两只清澈发亮的眼睛,十足的认真劲,真诚自然里透出的稚气扑面而来,让我忽感时光流失之快,我也到了而立之年了,好像昨天才出校园。)

       没等他开口,我便将创意铺开:“北大,我去过好几次,比较熟悉了。我的画面中肯定会画出博雅塔、未名湖……”。这位年轻的朋友谦逊的,略带迟疑的,又不太敢质疑,然而又坚定地说道:“大宝老师,其实我们也想表现一下猫、自行车、荷塘的场景”。我略带专业的口吻道:“猫?自行车?画那些不够美,也不是北大的特色”。他执着地说道:“大宝老师,能引起我们共鸣的就是这些不起眼的角角落落,我们每天生活在这里,对每一处角落都充满感情,别人不太注意,可我们很亲切,比如猫,那也是北大的一份子”。我相信他说的,我也同意将这些入画,就冲他那股认真劲儿。

       不愧是名牌大学的学子,组织工作做得井井有条。导演、演员、音响舞美全是学生。每位同学对待工作都非常认真,很有责任心。彩排结束后,看看表,还有时间,正好逛逛。

       我想,这次与以往不同,我会用另一种心境欣赏这个似熟悉又陌生,近在眼前,似乎又很遥远,令多少学子梦寐的幸福天堂。

       湖如镜,柳如烟,人若闲,好一派庄严宁静的逸境。这是我每次来北大的印象。

       这一次,我发现了很多新意。尤其是以往疏忽的“猫先生”们,的确,它们也是北大的一个“社团”。憨态可掬,自由自在地漫步在优美的燕园,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偶尔一只,它直勾勾的盯着你,并不怕人,如学者般做深沉状,久之,你倒是不敢看它了。更有甚者,怡然自得,横卧树荫,背靠参天古木,一幅庄周态,或许它也能梦到蝴蝶的。同行说得好,“北大的猫都有文化内涵”。

       校园内有些楼房并非有特色,很普通,底下一排排自行车,我想那楼就是宿舍楼吧,一般人不大注意,然而在北大学子心中这就是“家”。我也突然发现北大校园自行车也是川流不息,偶尔一传说中的北大美女穿着朴素而又清新的连衣裙迎风飘来,转瞬而过,留下一溜迷人的青春气息。以前来北大似乎只感觉名车、好车才是这名校的附属,如今,我倒认为自行车与这宁静的世外桃源更匹配。人有时是很感性的,带着某种情节或情绪,可能眼中之物往往不是心中之物了。

       荷花是我最喜欢的植物,荷塘是我的最爱。在北大的末名湖边,如果你拍照,真不知该如何取景,抓来抓去,生怕将美有所遗漏。还不如随意一拍,快门一闪,果真,美景。荷叶在微风中翩翩起舞,未开的莲苞水嫩欲滴,尤如芭蕾少女婷婷玉立。如烟柳色为幕布,鹊群喳喳作交响,胜过任何一台华丽的歌舞盛会。大石旁,柳树下,一对同学情侣,若嬉戏,若交流,似咏诗,实谈情。此情此景,我恨手中无画笔纸稿,真想亲手将这瞬间化为永恒。

       晚上正式演出,我的画面中展现了一幅幅耳熟能详的燕园美景,掌声延绵。尤其画到猫,画到宿舍,画到小鸟,台下掌声不时伴着“哇、哇”叫好声。当我画到未名湖畔一对情侣的时候,大家更是会心地乐开了花。没错,这就是他们在北大几年里最朴实、最深刻的生活,这些片段也是最能荡起他们幸福浪花的瞬间。我相信那些个不起眼的角角落落,同样也是他们人生中最永恒的记忆。

       活动结束,我颇有感触。

       我羡慕他们能在如此环境中享受学习,享受爱情,享受生命。

       但那终将有尽头,从他们的泪花中,我感受到了别离的心酸。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哪里都是学校,心中有个美好的环境才是最永久的享受,我祝福他们!

       我在北京,老家有的亲朋或好奇者以为我就住在天安门旁不远;我参加各种重要活动,有人以为我似乎与重要领导、企业家就是哥们儿;上的电视多了,居然有传言我资产上亿。想来真是忍俊不禁,解释是没有意义的,很少有人会信。

       其实,工作也好,学习也好,生活也好,真正感人的,值得回味的,可信的,还是那些不起眼的、质朴的点点滴滴。那才是永恒的。

© 2014 北京宝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0811号-9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3号By the hejun